“三忍”法官李伟业
作者:   发布时间: 2013-06-27 16:51:00

      先后被记个人三等功一次、个人二等功两次;

获曾都区“第二届十大杰出青年”称号;

被随州市精神文明委、政法委授予“优秀人民卫士”称号;

被随州市市直机关“双争”活动领导小组评为“勤奋奉献型好干部”;

被随州市委、市政府评为勤政、廉政先进个人

被随州市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;

被省高院评为“教育培训先进个人”;

被省人事厅、省高院授予“全省法院系统优秀法官”称号;

被省高院评为全省首批“好法官”;

被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、省卫生厅、省红十字会授予1998-2010年《湖北无偿献血优秀献血者》称号;

被最高法院评为“全国法院系统党建先进个人”。

2004年,在曾都区人大常委会对检法两家部分班子成员进行的述职评议中,他是唯一获得全票满意的被评对象。

他还倡导法官要忍得委屈、忍得清贫、忍得寂寞,并用实际行动使全市两级法院干警深受教益。他就是被称为“三忍法官”,现任随州市曾都区人民法院院长的李伟业同志。

勤 奋 敬 业

在工作上,他一贯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,从不挑肥拣瘦,一起工作过的人都说他是“老黄牛”。

1991年,他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,被分到原随州市法院,他主动要求到最偏远的刚刚设立的吴山法庭工作。当时的吴山法庭,新成立不久,距市区近百公里,辖区面积大,交通极为不便,下乡办案往往靠两条腿跋山涉水。一些大学同学知道他的境况后,纷纷劝他另谋出路,甚至有的同学给他联系好了单位,他均不为之所动。他说:他是农民的儿子,这点苦难不到他。他当初决定回随州,就是想把自己学到的东西用于为家乡的父老乡亲服务。只要他能尽他所能为家乡的人民排一分忧,解一分难,他就算实现了他的人生价值,所以他无怨无悔。

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在吴山法庭一呆就是三年,是全院大学毕业生在法庭工作时间最长的。在吴山的三年中,他脚踏实地,勤奋工作。在工作中急当事人所急,想当事人所想,宁愿自己多吃点苦,而从不让当事人感到打官司的不便。一次,他到离法庭五十多里以外的王冲村处理一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件。待处理好该案后,唯一的一趟班车早已走了。当地村干部留他歇一晚,他考虑到第二天上午还有一件案子要开庭,不能耽误当事人的时间。于是他坚决谢绝了村干部的好意,硬是步踱了近五个小时,连夜赶回了法庭。在法庭的三年中,他先后三次被抽调到院机关处理一些应急事务,机关相关单位非常想将他留下来,但由于吴山法庭的客观情况,院领导几次都决定要他仍旧回吴山法庭工作,他每次都在出色地完成任务后毫无怨言地回到法庭工作。

尽管法庭的工作生活条件异常艰苦,个人的终身大事都不好解决,但他没有任何怨言,从没向组织上提出过任何要求。以至于有的法庭同志向院领导提出进城工作的要求,院领导说:你看人家李伟业,是名牌大学生,都能安心在法庭工作。

1998年他考取了中国政法大学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。当时,关心他的人都说:这次,李伟业可要远走高飞了,不会再回随州工作了。2001年,他研究生毕业,沿海发达地区为了引进人才,给研究生开出了诱人的条件:无偿提供住房,发给数万元安家费,配偶可以随调。对于爱人单位效益一年不如一年的他来说,这些条件确实太诱人了。得知他已取得律师资格,在北京开律师事务所的大学同学也力邀他加盟。此时,地级随州市刚设立,“我们急需像你这样的人才”,中院领导的一声召唤,他毅然决然地回到随州。

2002年,中院决定将他派到曾都区法院工作。许多人劝他,人往高处走,留在市里发展空间更大。他坚决服从了组织的安排。2004年,中院领导曾打算将他调回中院,已经和他谈过话,后来由于工作需要,决定他继续留在曾都工作,他没有任何怨言。

在做一般审判干部时,不论在那个业务庭,他都是业务骨干,大案难案一般都交由他来办,每年审理的案件都名列前茅,并且没有一起因为处理不当而引起当事人上访,没有一件留下后遗症。例如,他调到民庭不久,庭里就将一件当事人缠诉多年,无人敢办的骨头案交由他审理。蔡某因租用土地与某居委会发生纠纷,该居委会未通过司法途径,自行将蔡某的机器设备等转移封存。蔡某自1990年诉至法院,经一审、二审、发回重审,由于民事关系复杂难认定,加之某居委会转移蔡某财产是单方行为,导致财产数额难以认定。蔡某母亲为案件的审理多次找到法院及上级机关上访,并和审判人员发生争执。以致谁见了蔡某母亲就躲。他接受该案后,集中一个星期时间将厚厚几大本卷宗看完,理顺了法律关系,弄清了当事人之间争议的焦点。他每次接待蔡某的母亲都热情、礼貌,耐心地解释、劝说,平息了蔡某母亲多年的怨气。结果,他仅用两个月就将该案判决结案。虽然判决结果并没有达到蔡某的要求,但蔡某及其母亲对他没有任何意见。

1997年,他考上高级法官培训中心外语短训班,按说这属于脱产学习,他完全可以不上班,但他利用暑假时间,在两个月内,审理了17件案件。

在曾都区法院任副院长期间,党组安排他分管民商事审判和法庭工作。民商事审判和法庭工作占到全部审判工作的60%以上。由于审判力量有限,党组一改过去安排民二庭协助分管副院长工作的惯例,决定由他一人担负起全部分管工作。他没有叫苦,更没有讨价还价。他往往白天接待当事人、听取案件汇报及处理其他事务,晚上及节假日加班加点批改法律文书。在审批案件时,能够严格掌握政策,努力避免因处理不当而产生不良影响。经他审批的案件,没有发生一起因处理不当而引起群体性事件或其他恶性事件。

他经常亲临现场,对于重大、疑难或比较棘手的案件,他主动亲自承办。例如,原东城法庭于1997年受理的一件人身损害赔偿案,由于案件比较棘手,加之机构变动,几次更换承办人,直到2003年他分管法庭工作,在接待当事人来访时,发现该案竟然还没有审结。他当即决定重新组成合议庭,由他亲自主审。又如,南郊柳树淌村一黄姓老人,为财产及赡养问题,多次到有关机关上访,并多次向报社、电台投诉,报纸也多次报道,所在地法庭感到压力很大。他多次亲自找所在地基层组织和老人的子女作工作,并提出赡养案由他主审。在审理期间依法裁定先予执行,确保老人在案件审理期间的生活有保障。殷店法庭受理了一起人身损害案件,因在起诉后不久受害人死亡,开庭前夕,该庭获悉受害一方当事人有可能在庭审中制造事端,他接到报告后,赶到法庭,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现场决定由他亲自担任审判长,结果经过两个多小时耐心细致的工作,将该案调解结案。

在接待当事人时,他耐心细致,对当事人反映的问题,能解决的及时安排给予解决,由于客观原因不能及时予以解决的也给予相应的解释。对于过去长期遗留的问题,他迎难而上,妥善地予以处理。如,淅河的一个当事人,自1997年来,因对法院查封的一套设备有异议,一直申诉上访,但均没有得到解决。他到任不久,即接到该当事人的反映材料,我将该案卷宗调来亲自审阅,依法及时地给予了处理。

为了完成院党组和上级机关交办的工作,多次牺牲更好的发展机会。例如,2005年,他参加最高法院选派审判人员到美国进修的考试,在通过了预选考试后,由于他是基层法院的审判人员,而最高法院规定只选派中级法院以上的审判人员出国进修,这样他被直接刷了下来。2006年省高院在各中院选调审判人员,他因为在基层法院工作而没有资格参选。很多人为他感到惋惜,也有人劝他乘机要求调回中院。他考虑到组织上信任他,安排他到曾都法院工作,他应当安心工作,不能为了个人利益向组织提条件、讲价钱。是否回中院工作、何时回中院工作,是组织上考虑的事。因此,他从来没有向任何领导提出过调回中院工作的请求。

调回中级法院后被任命为审判监督庭庭长。面对民事诉讼法修改后的严峻审判监督工作形势,他发挥专业知识功底深厚、审判经验丰富的特长,每件案子都要亲自阅卷,亲自参加调解工作,化解了一批申诉积案和难案。孙某工伤赔偿一案,孙某是安徽人,在随州的一家小作坊工作中受伤致残,一审判决后雇主一方不服,提出上诉。在雇主一方当庭履行了部分赔偿义务后二审调解结案。后来,因雇主一方离开随州外出打工,案件难以执行到位。孙某认为二审调解时将另外一名被告的责任排除了,导致其权利得不到全部实现,因而到中院缠访。为了缓和孙某的情绪,中院决定对该案提起再审,寄希望于在再审中能够加大调解力度,争取妥善处理。但在再审中尽管尽了很大的努力,在二审调解中被排除责任的一名当事人只同意给予适当补偿,调解无果。经过审判委员会讨论,准备维持原调解。在宣判前,他接手审判监督庭庭长职务,尚未正式到任,孙某再次到中院缠访。他主动接待了孙某,详细了解了案情及孙某的实际困难。得知孙某的丈夫是一个酒精依赖者,儿子是个残疾,受伤前靠孙某打工艰难度日,受伤后失去了全部生活来源,房租都付不起,当即他掏出500元让孙某回去先安排生活,耐心等待法院处理。劝走孙某后,他当即要求承办人暂不宣判。接着他向院领导汇报,请求通过司法救济的方式先解决孙某问题。

清 正 廉 洁

作为法官,他深知,最重要的就是要秉公执法、清正廉洁。在工作中他始终坚持做到不为金钱所动,不为人情所惑,不为权势所迫。参加工作、特别是走上领导岗位后,地位变了,生活条件也有了很大的改善,但他时刻牢记着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”的古训,一直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。他不抽烟、不酗酒,衣着朴素。许多人劝他穿好一点,以便与身份相适应,他均一笑了之。他认为,不能靠华丽、名贵的衣着来赢得别人的尊重,而要靠自己的人格、学识、能力来赢取别人的尊重。同时,他还教育孩子、要求妻子不要有虚荣心。他孩子基本上是捡别人孩子的旧衣物穿,爱人的衣物也都是换季时的减价货,至今没有一件金银首饰。良好的生活习惯,使他全家能安于清贫,为他能保持清正廉洁提供了良好的家庭环境。虽然担任领导职务十多年了,他的生活作风没有半点向奢侈方向转变。在工作中,他尽量节约,能不开空调就尽量不开空调,能不用车就尽量不派车。例如,在城区开会,或者是到区委、区人大、区政府汇报工作,只要不是赶时间,他基本上是步行来往;再如,清明节祭祖扫墓,有人觉得弄辆车很风光,他在走上领导工作岗位的十多年里,没有违规动用一次公车祭祖扫墓。市委组织部在拍摄党员教育专题片时,专门将他骑自行车前往汽车站,然后将自行车放到班车上回老家的镜头录入。

在个人重大事项上,他慎之又慎,严格执行不许大操大办的纪律。他结婚时用自行车把妻子接到自己家中的,只把兄弟姐妹接回家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。他的儿子出生、过生日均没有通知任何一个朋友、同事。

他坚持做到不以权谋私。他的妻子原在一个乡镇企业工作,因企业效益不好,年纪轻轻就下了岗。他走上领导岗位后,有人主动要给他妻子安排工作,都被他婉言谢绝了。他对妻子说,和夫妻双方都下岗的人相比,他家的日子还可过,如果接受人家安排的工作,他在今后的工作中就可能会受制于人。他妻子自己应聘到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员,公司负责人要她利用丈夫的地位拉保单。妻子试着说出后,他一口回绝了。由于拉不到保单,妻子只好辞职。2007年,他妻子被确诊患乳腺癌,他仅在妻子做手术时休了一个星期年休假,为了不影响工作,在妻子化疗过程中,他和医生商量将化疗药物用药时间安排在双休日。

他在亲友和族人中有“六亲不认”的名声。那是因为在法庭工作时,他的一个远房同宗兄弟和他人合伙做生意,散伙结算时欠合伙人一笔钱,被告上法庭。原告所持的欠据上的字迹是原告本人写的,被告只盖了印章。诉讼时被告早已更换了印章,因此,出于侥幸心理,被告拒不承认印章是其本人的,并托李伟业的父亲说情。李伟业劝说被告与原告和解无效,便设法调取被告与欠据同期在村里办理各种事务所盖印章送检,在得到肯定结论后依法判决被告败诉。

在工作中,他自觉断绝同律师及法律工作者的业外联系,除了担任法院领导职务外,由于他的特殊学历背景及对业务的刻苦钻研,使他在当地法律界小有名气,律师和法律工作者都想方设法与他接近,遇到他们找他探讨案件中遇到的问题,他总是礼貌地予以回绝;遇到要求在案件上给予照顾的,更是坚决拒绝。这种与律师及法律工作者保持距离的做法不但没有得罪这些人,相反,赢得了他们的尊敬。